以包容的態度化解文化衝突 王仁蔚

        經過一路的舟車勞頓,我們輾轉到了清邁機場,走出機場的冷氣,迎面而來的是一片惡毒的陽光,從天空中直逼而來,想奢求一點點的涼風,都無法辦到,大家只好忍受著燥熱的天氣,坐上小巴,往文教中心筆直的開去。

        我們本來就有心理準備,我們的住所絕對不會如台灣那麼好,應該就像救國團住的那樣吧!不過一切都是問號等著我們去挑戰,終於到了揭開問題的時候了,打開房門,一隻鳥在房間亂竄,好像它是這間房間的霸主似的,瞬間,問號變成驚嘆號,正當我們要洗澡時,連個熱水和蓮蓬頭都沒有,只能像自來水一樣沖澡,那時真怕往後都要洗冷水澡,肯定會招架不住的。

        隔天一早,我們驅車前往清萊白廟,往車外看去,白廟顯得浪漫又莊嚴。同樣是佛教,在不同地方的表現就有很大的不同,不過相信宗教都是以勸人向善為準則。白廟是不可以隨便進入的,所以只開放部分的空間,而且廟內規定嚴格,禁止穿短褲進入,大家深怕觸犯禁忌,所以都穿長褲來參觀。早進塔內時,突然,同學制止了我,原來進入塔內必須要拖鞋子,我敢忙把鞋子放在架上,穿著襪子走入塔中,發現塔內安靜的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的到,原本燥熱的身體頓時變的清涼許多,週遭的寧靜使我的心靈也被陶冶了,這跟台灣的寺廟就大不相同,台灣寺廟內人聲鼎沸,喧鬧嘈雜,每個人都想搶著上香,宗教的意義便成只是一種例行公事,無法陶冶人性了。

        緊接著,我們來到了異域孤軍根據地─美斯樂,早在台灣時就已久仰美斯樂的大名了,而現在要前往美斯樂更是有種莫名的興奮。其實美斯樂與我們中華明國有某部分的關聯,當時國民黨遷台之前曾到過美斯樂,但因為是無經許可的佔領,所以與泰國有些衝突,不過泰皇寬宏大量,要求只要我們能幫泰國掃平動亂,就能讓我們落地深根,國民黨成功的剷除泰北的反叛軍後,從此有某部份的軍隊就留守泰北,奠定了密不可分的關連。

        傍晚時我們終於來到了大同中學,校門口雖然矮小,但走進一看,四周的教室包圍著藍球場,學校的禮堂卻大過我們的想像,可以看出在泰北這麼窮困的地方,還秉持著那堅毅不拔的精神,追求著教育的理想。而我們這一小隊則是服務另一所小學─復興小學,教學的期間,學生們其實懷疑不斷,因為我們各方面的文化和背景都不太相同,只能盡量地向學生們解釋各中涵義,但有時學生們還是一知半解,只能說這應該算是某一種文化衝突吧!

        老師說市場是最好的教室,如何採買也是一大學問,因為語言不通就無法與店家溝通,泰北人泰語最行,只會溝通部分的華文以及破爛的英文,買早餐時只能以簡單的國語和比手畫腳與對方溝通,還好這種方式還算可行,泰國早市其實和台灣市場相差不大,就差在一些泰國特產,如甜蛋餅、烤蛋等,以及泰國的食物都便宜許多,我們有時也會與店家交談,體驗一下他們特有的文化呢!

        文化衝突,其實在我們的泰北之行中處處可見,只是沒有大動作的衝突而已,到一個新國家,文化衝突是必經之事,但唯有以包容的態度來看待,才能化解文化衝突,能夠和樂相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DVOLUNTEER 的頭像
MDVOLUNTEER

泰北志工--印象滿星疊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