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度的氣溫‧一百度的熱情  羅皓文

三十五度的氣溫與一百度的熱情,泰北,極度狂熱。

至今為止,我當了近十年的學生,閱覽了無數的老師,卻從未體驗過,站在台上講課究竟是什麼滋味,今年暑假,一場異國的角色扮演,讓我徹底嘗到了當老師的酸甜苦辣。

初至泰北,被它的天空所吸引,碧藍的天空與潔白卻多變的白雲,看上去似乎伸手可及,實際上卻遙不見底,用不著抬起頭,四面八方都可見那片澄澈,拍成照片,卻像佈景般毫不真實,難道這就是異域的景象?一時之間,似乎讓我忘了此行的目的,只是望著天空,唱著我們的隊歌天使

我從來不知道,天堂墜入地獄的境遇是確實存在的。第一天的教學,令我大受打擊,中二孝班的人們完全不想理會我,只把在台上噴著口水、吸粉筆灰的傢伙當成空氣一般,自顧自的聊天,或者偶爾的抬起頭,指著我並和旁邊的人耳語著泰文,然後發出嘲弄的笑聲。

這題會嗎?我和搭檔陳弘罄經常下去一個一個人個別教學,不懂的人,死命也要教會。這是我們倆的理想,只可惜,中二孝班的人們根本不想學習,即使不會,也有一半的人回答:會了。即便擁有滿腔的教學熱情與滿腹的知識,若遇到不想學習的學生,是不是會令所有老師受挫?我不知道,第一次,真的很想回家。

我似乎是唯一在第一天受到挫折的老師,每一個人都載上完課後欣喜的分享著自己班上有哪些有趣的學生,或發生了什麼有趣的情況,從剛下課時六點多,到晚上九點半的檢討會,我在興奮的人群中喪失了自信,難道是我的教學有問題嗎?如果你感受了一次極糟的境遇,卻發現還有更慘的在後頭──再來一次,會怎麼想?或許,你會想要把它做好,但問題就在這裡,我毫無頭緒,問題究竟在哪?

第二天,將要面臨另一個班級──中二忠。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看待我的,至少在我的眼裡,踏進那間教室的我看起來好狼狽──抱著害怕學生心情的老師。

這堂課,比第一堂更令我震驚──學生們好乖。這種瞬間的落差感令我害怕,但同時,更加讓我興奮。這群學生,並非死板的安靜,他們也喜歡嘻鬧,和我開玩笑,也會誠實表達自己的意見,但只要我開始講課,他們便會認真聽講。當我進行個別輔導,竟發現每個人都已經學會了!此時的我才知道,為什麼校長會在他的西裝上繡上「大同園丁」四字,這些學生就如同植物在陽光下成長,而做為老師的我們,在扶植它的同時,就是等待著這一份成就的喜悅,一朵花、一寸草,都是成長帶來的驚喜,這就是老師這職業的博大精深呀!

這時的我開始思考,為何在同樣的環境裡,忠班和孝班就是有如此大的差距「老師,你好帥!」忠班的人們總是這麼說,我思考著。原來如此,他們的差距並不是那麼大,他們擁有同一種特質,從頭到腳,誠實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不帶一絲做作。不想學習!沒錯,哪個學生未曾有這種想法而他們,只是用最簡單的方式表達而已,我將這種純真稱作「泰北人的熱情」。

我在悶熱的自習教室練習著將在惜別晚會登場的舞蹈「GEE」,腦袋裡卻思考著,要如何應付孝班的問題。我知道,不管如何,我必須教下去,就如園丁不能放棄任何一株草苗,我們絕不能放棄任何一位學生。沒錯,或許我們不能強迫他們學習,但我希望,這不願面對陽光的幼苗,一丁點也好,能夠充實更多知識,我不知道,如果他們未來,在陽光下搬運著水泥,是否能想起他們在學校曾學過的東西,但我知道,如果他們現在能夠學到我所教的百分之一,那就是成長。「老師不能幫你唸書,」想起台灣的老師們總是這樣說著,或許,在這種時候,我們只能化為旁觀的角色,祈禱著他們有一絲絲的成長。但是,我要讓他們看見我的熱情,用盡全力也要讓他們知道老師的用心──即便這可能是白費苦心。想著,一滴汗水隨著舞蹈滴到地面,用我的熱情舞動尖翹的臀部,化為青春洋溢的舞蹈。

彈指之間,我們來到了惜別晚會。台灣和泰國的學生們在舞台上爭奇鬥豔,每個人都用最完美的姿態來向異國的好友道別,台灣的創意百出,泰北的學生們則最後一次,展顯他們的熱情,在舞台上舞著繽紛,轉著色彩,不知不覺間,回憶與淚水又再度交織在整個會場,成雙成對,甚至成群結隊的人們,相擁而泣,如果沒有兩周的回憶,我實在無法想像,這種場面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樣的遭遇才變成如此,但現在的我,被圍在人群之中。

啊!三十五度的氣溫,一百度的熱情,極度狂熱,泰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DVOLUNTEER 的頭像
MDVOLUNTEER

泰北志工--印象滿星疊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