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天,繁星熠燿     陳曉筠

 DSC02728

  不知不覺已經離開那個地方接近一周了。但是  每次闔眼,那樣的景象卻依舊會浮現眼前──在一個喚作滿星疊的地方,那裡的天空地如其名,佈滿了像當地孩子清澈眼睛一樣的星星。

   我想每個志工都是懷著一樣忐忑的心情坐上車前往那個未知的地方的吧。縱然事前做了很多準備、也聽過學長姊的許多經驗談,但總還是帶著一份緊張和不安。不是因為滿星疊是一個陌生的地理名詞,而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究竟能給那些孩子什麼。

   依稀記得,那天凌晨就集合的我們,抵達滿星疊的時候已然夜幕低垂。經過漫長的路途才到達目的地的我們,就這樣拖著沉重的身軀步入大同中學,甚至在歡迎晚會時就感到睡意陣陣襲來。但是大同孩子精心準備的表演卻使我們一下子眼前一亮,也讓我們在踏上異域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他們的慎重和真摯,自然心裡一暖。

   第一天相見歡就受到了如此熱烈的歡迎,感動之餘,也使之前那個一直盤旋在我腦海裡的問題又再次被我想起。在短短十天的教學裡,我究竟能給那些孩子什麼呢?「服務」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帶著這樣的心情進班上課,第一堂課是四孝的國文課。第一次當老師的生疏和不適應也在他們一聲聲的「老Sir好」中漸漸褪去,雖然這個班級有些羞赧不善表達,但從他們仰著頭望著我時的那清澈的、帶著期盼和希望的眼神,就可以感受到他們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善意和熱情。

   在這麼融洽的氛圍中,我開始習慣作為一個「老師」生活,開始習慣掛著燦爛笑容彎下腰輕輕摸摸他們的頭,開始習慣用最簡單最平易近人的基本中文和他們溝通。他們那毫無保留的信任、打從心裡對於我們這些「老師」的尊敬,以及在台灣已經很難看見的上課的踴躍和嘹亮的誦讀課文聲,都讓我感動的難以言喻。

   大同的孩子大部分都相當認真,這點也是讓我相當佩服的地方。比如在我授課範圍內的中二國文《螞蟻雄兵》,便是一堂連我自己都覺得相當枯燥乏味、還因為節數不多很難做遊戲類的延伸的課,所以我只能盡量在課內內容給予更多補充,希望他們可以收穫滿滿。但是中二忠這個格外熱情和好動的班級,卻能沉澱下情緒好好的聽我上這堂課,真的是讓我很詫異也很驚嘆的一件事,也讓我感受到這群孩子對於學習的熱忱。

   我從來沒有想過,慢熟如我能在短短兩週內和這群率真可愛的孩子建立那樣深厚的情誼。也許是因為下課時的熱情讓我感到溫暖,也許是因為上課時的專注認真讓我感到備受尊重,不過真正讓我們能夠在離別時淚光氤氳、不停擁抱的,應該是當初在面對彼此的時候就釋出的,完完全全的、毫無疑慮的友善吧──沒有現實生活中的那些紛擾和虛假,最單純的、最真摯的善意。這是這群孩子,之所以能擁有像星星一般漂亮的、純澈的眼睛的原因啊。

   當初一而再再而三想迫切理清的疑問,也在這些日子的朝夕相處下,不知不覺得到了解答。誠然我們帶著物資和一顆真誠的心前往遙遠的泰北並不是為了和這群孩子建立深厚情誼,兩個禮拜的課程可以傳授的亦有限,但,本著服務的心去做到最好之後,為什麼還要探討這樣的行為意義何在?就像讓我們備感挫敗的偏鄉小學服務,也許我們不能明白短短一個小時的帶遊戲能改變什麼,卻忘了對於那些孩子來說,能夠感受到來自遠方的溫暖,即使短短的一個小時,也是幸福。

   記得我問過中二忠的班長阿貴,我們這樣兩個禮拜的授課,與你們原來的老師有什麼不同?在他回答我們的課程更為紮實、讓他們學到更多之後,我覺得自己所做的事,開始讓這個世界有了不同──在親身去實踐「服務」二字之後,就會發現探討這個詞的意義,本身就是件毫無意義的事。雖然我們的力量渺小,但是,只要努力去做點什麼,能夠讓世界變得更好,哪怕只是一點點都已足矣。

   「奇蹟是努力的另一個名字。」

  我相信,雖然我們改變不了很多,但每個人的些許努力匯聚在一起,就能成為奇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DVOLUNTEER 的頭像
MDVOLUNTEER

泰北志工--印象滿星疊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