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udy 許景慈

今天理論上應該是個很平凡的一天,卻因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變的筋疲力盡卻又滿心歡喜。下星期六大會舞我昨天才知道我原來是編舞者,連續兩天照三餐來編舞,加上早晚的例行時間,每天跳4個小時,我真的快虛脫了!

 

 

 

  經過一小時的疲勞轟炸,本以為終於要面對傳說中都默默的中一孝,卻沒想到吳受恩「老師」臨危受命的獨挑中二忠,我呢?配上一個本來今天閒閒無事,可以走來走去拍照的陳加晉老師,真不知道是我還是他比較慘。進教室後,他們也真如同學們口中的一樣不理我,讓我不禁有些挫折,不過,經過一番的死纏爛打加上不敗的三寸不爛之舌,總算將他們制的服服貼貼,真是太感激了,哇哈哈哈哈~~~~

 

 

 

  好容易上完了一節的課,感覺除了虛脫也沒有甚麼形容詞了,想到還有一大堆舞步等著我,那就真的是起笑了。  第二節玩了三的倍數的遊戲,意外的發現他們其實也是很可愛的,跟台灣的孩子一樣活潑,果然人不要有成見比較好。


晚上,又例行性的到馨慧老師房間編舞,到了宵禁時間才無奈的回到各自的房間,雖然舞步尚未完全就緒,但我相信經過一天一天的辛苦耕耘,一定會結出美麗的果實。

 

全站熱搜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