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泰北滿星叠志工服務隊心得

 

 

2009615下午四點,和第三小隊的伙伴們坐上張校長明光的四驅車,尖叫聲連連中(我們後來發現這樣的路況是極為良好的了),我們帶著準備已久卻不知能否發揮功用的教材和一顆顆忐忑不安的心(孩子們缺乏當老師的自信、我則擔心所有可能、不可能發生的突發事件)。就這樣,我們到達了復興小學、第一次見到了李校長。

 

和張校長不同,李校長顯得內斂木訥很多,但看到我們,所展現的真誠歡迎的喜悅則一樣。第一天,孩子們(應該說是老師們)狀況連連,我忙著四處救火。但隨著老師們的漸入佳境,我和校長的談話時間和次數都變多,校長也帶領我一次次深入的陪著復興小學的歷史而成長。

 

首先,校長帶著我,走遍這大不盈畝的的校園:一間教室、一座旗桿、一扇窗戶乃至一套萬餘元的播音設備,乍看之下都極為簡陋、毫不起眼;但在兆雲校長的娓娓道來下,才知道這是逐年努力向僑委會、香港明愛會、泰國政府、乃至各地善心人士一次次辛苦規劃、募款、爭取而來。中間遇到的問題、挫折、障礙甚至人事之間的衝突,對我而言都是一齣齣的驚心動魄。但從任職主任時就如此在溝通、協調、規劃和爭取中,逆境耕耘這一吋吋的土地,難怪介紹這些地方時,校長習慣性深鎖的眉頭放出和滿臉風霜不大相稱的光芒:那竟是回憶、喜悅、驕傲甚至是慈愛的綜合。經過了這樣的洗滌,教室不再顯得簡陋、旗桿竟變得高矗。(這從後來我們到了清邁當觀光客,身處有冷氣有電視的文明世界,孩子們卻建議明年的志工團應該把所有的時間都留在滿星叠就好,可以得到良好的見證)

 

接下來的時日,校長把跟村民開會所提供的財政報告拿給我,這當然更具體的證實了經濟上的拮踞:老師的薪資3000銖(2700元左右)、校長的薪資5500銖、全校歷年累積的結餘5973銖;這和我們習慣看到的數字是截然不同的(孩子們說叫我留在泰北,他們負責為我募捐每個月6000銖的薪水,唉!真希望他們是開玩笑的!)。因為中文學校是體制外的教育團體,所以泰國政府並不會負擔學校的經濟援助。李校長這麼說,所以,各年級不等的學生的學費(從幼稚園每人每學期的550銖,到六年級的1200銖)是學校經濟的主要收入。然而即便如此,一個月200銖的學費,卻也不是每個回興村的家長都可以負擔得起的。說故事似的,校長說著各種諸如他曾經發現三兄弟忽然沒來念書,家庭訪問後,發現媽媽無法獨力負起這樣的沉重負擔。好說歹說,校長提出各種解決的方案:一個免費就讀、協助尋找慈善團體的資助、先拖欠學費,等到孩子就業後再按實際情況攤還(有時這樣的攤還遙遙無期)。只因為如果能學好中文,以後孩子在工作的時候,月薪可能從3000銖升高到4500銖。「孩子會有不一樣的人生呀!」說來清淡,但背後可還得承擔其他人不平的聲音來的壓力:「交不起學費的人就不該讓他們念書」、「不公平」……「什麼都可以不做,但是孩子的教育卻不能耽擱」這是我看到的校長的辦學理念,簡單、堅定卻令人動容……

 

曾經問過兆雲校長一個冒昧的問題:「校長,您可以有更好的機會做更高收入的工作(曾有雜貨店要校長去幫忙,月薪7000銖以上),你為什麼不選擇轉換工作?」。校長愣了一下,立刻恢復他慣有的沉穩的聲音說:「事情,總該是要有人做呀!」。我想,如果有人不解什麼是堅守崗位、奉獻犧牲?他應該到泰北,這裡有許多的活字典……

 

備註:我們發動募捐現金3次,其中一部分的錢捐給了復興小學;我們捐贈了一套9390銖的桌椅,椅背上用紅漆所寫的明道中學,是我最以明道人感到驕傲的一個銘印;我們帶了一面校旗,掛在去年的校旗旁邊,我們所有人都在上面用力的簽了名,並在背面滿滿的寫上感言:「謝謝這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夏天」;我們……似乎永遠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多、不夠好,「我們可以託明年志工帶幾顆斯伯丁籃球,台灣買才三百多……」、「我們可以多收集些兒歌和樂譜……」、「我們……」,這個夏天……真的不一樣。

全站熱搜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