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613號,當夜仍覆蓋大地,我們一行人踏上了泰北的服務之旅。

當飛機升空,離我們所熟悉的台灣愈來愈遠,直到再也看不見。朝著未知的國度前進,等待著我們的會是什麼樣的驚豔?

        下飛機後,乘著廂型車再九彎十八拐的山路顛簸著,在接近晚餐時分,我們到達了目的地。初次踏上傳說中的異域,第一印象,是寧靜以及更多無止盡的寧靜,祥和的滿星疊,讓人無法將她與歷史連結,不敢相信這裡曾是毒王坤沙的根據地,無法置信這裡曾有過的荒亂。我們就在這安詳靜謐之中開始了我們的泰北生活。

        每天早晨,到附近的早市買早餐。忘記從哪聽來的一句話:「要了解一個地方的生活和習慣,就從那裡的市集開始吧。」滿星疊的早市,說穿了並不熱鬧,台灣常見攤販招攬生意、聽老闆么喝著的情景,在滿星疊並不曾見過(我不禁懷疑,泰北居民都這麼的沉默嗎?因為偏遠,所以不受關注;因為不受關注,所以選擇沉默嗎?亦或是,他們也曾振臂疾呼,向世界宣示他們的存在,然而當鞏固的地位瓦解,逐漸被遺忘的人們也累了、倦了,自動沉默不再吶喊?)。早市的麵、煉乳蛋餅、甜死人不償命的豆漿,幾乎是每天的固定套餐,大部分的食物在文化與習慣的差異下,我決定還是「敬而遠之」。在滿星疊,不到台幣20元就可以填飽肚子滿足一餐,簡單的食物,吃了14天吃不厭,即使現在回到了臺灣,我仍對滿星疊的早餐念念不忘。

    早上的備課時段,不時會有泰文學校的孩子好奇的圍在門口,當我們向他們釋出友善,他們卻害羞的一哄而散,我們費了一番功夫耍寶才消除了我們之間的隔閡,終於能夠打成一片。

    下午正式執起教鞭,與學生們面對面。我們教的是六年級的孩子,初次見面雙方都很害羞,上課氣氛就像宛如寒流來襲般冰冷,幸好在第2堂課起,我們就已逐漸熟絡,教起課來也比較生動。兩個星期的時間,我們之間有過上台發表的疙瘩,有過哄堂大笑的喜悅,有過發脾氣時的冰霜,有過玩遊戲時的嘈雜,有過對課本以外的專注,有過盼望再度相見的期待,有過敞開心房的笑靨,有過學習新課程的新鮮……….,兩個星期,發生好多事。

        夜間課輔的小朋友,是個有著純潔的眼睛靦腆笑容的小二生。輔導的過程中,他總是認真的唸課文和聽我解釋語詞,因為資訊接收上的不便,許多的詞語他只會唸卻不知道意思,口頭解釋依然一頭霧水,此時,我會帶他走出教室,讓他觸摸土壤,了解土讓為何;帶他撿拾鳥羽,讓他知道羽毛為何物;帶他仰望夜空,找出北斗七星。誰說,上課一定得坐在教室裡?

        兩週的服務教育行程,看似我們幫孩子們上課,但實際上是孩子們給我們這樣的學習機會,學習站上講台,學習和不同年齡層的人溝通,學習珍惜我們所現有的,甚至還有孩子教了我們一些生活上的小秘訣,其實,我們並非老師,我們才是這趟教育之旅中真正的學生

        要離開的晚上,離情依依的場面,許多人都哭了。雖然我也很捨不得這些孩子(或者說是朋友),但因為在初次見面時我就先做好了離別時的心理建設,所以我並沒有想哭的感覺,但是當我的課輔小朋友紅著眼被同學們半推半拉到我面前時,我問他怎麼哭了,他轉過去不讓我看見他在哭,旁邊的一個孩子脫口而出:「老師,他想你留下來啊!」原以為已經固若金湯的心理準備,竟然被這句話攻破。我一邊安慰他,自己卻控制不了開始哽咽,淚水不由自主的滑落,兩個人就抱在一起哭。真的很捨不得這些可愛純真的孩子啊!

        即將離開的晚上,忘了仰望滿星疊的夜空是否依然點點繁星閃爍;我忽然的領悟到,原來滿星疊的意含,並不單單只是熱血校長陳述的歷史故事。滿星疊起的滿星疊,孩子們其實就是那一顆顆星子,等待放光閃爍,熱血校長就是致力於擦亮這些星星的人。而我們,在這些星星的生命中,僅僅是短暫的過客,以我們的能力並不能對他們的生活有實際上的物質幫助,但是我們至少能讓他們知道,一個他們不曾到過也不曾有機會了解過的地方,有人關心著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是孤軍。

        也許,我們的過境,能支持著他們的希望持續燃燒,讓這些星星在被遺忘的夜空中,閃耀自己。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