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情回憶錄   馬若瑜

 一踏入大同校園,映入眼簾的是幾棟破舊不堪的校舍;腳下踩的是條連單向道都稱不上的水泥路,及沙土小石塊所堆疊成的操場。每個小孩都以既好奇又驚恐的眼神對著我們這群「外國人」看,就像是我們犯了濤天大罪,必須接受他們異樣的眼光。

      每天的上午,是各自的備課時間,備課的教室是由鐵皮和鐵網搭建而成,在日正當中的時候,根本是個大暖爐。好不容易靜下心來,翻開課本準備上課內容,看到課文,腦筋又是一片空白,因為沒有過為人師表的經驗,不知道教什麼,也不知道怎麼教,更不知道從哪方面下手,才能讓學生吸收到最多,只好安慰自己這是第一次,然後多看幾次課文、熟悉各個詞語所代表的具體意義,好讓自己在上課時能言之有物的解釋課文。

     下午四點二十分的預備鈴一響,也就代表驗收備課成果的時間即將來臨,我和夥伴帶著課本、座位表、自製生字字卡還有極度忐忑不安的心情進入教室。一踏入教室,就看到小朋友們在黑板上的塗鴉:歡迎新老師!頓時我們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也因為這小小的貼心舉動而稍稍放鬆。也許是第一次當老師吧!我像個姑媽一樣耳提面命地再三強調此課生難字詞,深怕學生們不能理解、吸收,在第二節課時,為了解決學生不想聽課、沒耐性的壞習慣,便帶入了小小的賓果遊戲測試他們,每答對一個有關課文的問題,就可以喊一個號碼,直到有人五個號碼連成一線,遊戲就結束。剛開始他們會亂答,甚至呆呆的坐在位置上什麼也不做,但就在之後幾天,我發現他們漸入佳境,因為大部分學生為了答對問題喊號碼,會在第一節課全神貫注,以便第二節課能多搶得答題機會。當然,在接下來的幾天都「比照辦理」囉!也許是我們第一次執教鞭,不懂如何保持亦師亦友的良好關係,沒想到孩子們和我們熟了之後,竟然爬到我們頭上了,不但上課飲食、看漫畫書,甚至大聲喧鬧,雖然有些孩子在我們勸導之下就停止,但是仍有少數同學依然我行我素,不聽勸告,我們這些小老師,對他們也無能為力,只能要求他們適可而止。

     夜間八點到九點,是我們對住宿生的夜間輔導,在第一間教室的同學比較辛苦,因為要輔導的年級有些比我們大,頂多只能念念課文,稍微解釋,並不能像真正的老師一樣,滔滔不絕的講解課文意義,或解釋單字意思。我選擇輔導的是一個中三的學生,雖然他讀的是中三,但他的國文程度可能連一個台灣小六生都不如,英文程度更是糟到令人頻頻搖頭,我也只好盡我全力,將我在明道所學到的一絲一毫,以他懂的方式「翻譯」給他聽了。

     今年夏天,將會使我永生難忘,難忘我曾在15歲時就到異鄉去當志工、難忘張明光校長的熱情招待、難忘我在這兒和每個既可愛又可恨的小鬼相處的點點滴滴、難忘在台灣以外的地方,竟然還有一群致力於學習繁體中文的人……。每當想起那些小鬼頭以極度無辜的眼神問起:「老師,你還會再來嗎?」,就不禁讓我心疼,因為我不確定我是否會再來,只希望他們在泰北,也能過著健康快樂、幸福美滿的日子。當然,在這趟志工服務學習之旅之後,我也期許自己少浪費、多惜福,想想在泰北體驗的那段生活吧!

MDVOLUNTE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